常德圣地水会有什么项目

来源:百度知道地区:伦理剧发布:2020-01-05

常德圣地水会有什么项目剧情介绍

【大纪元2021年06月08日讯】大家看到,现在的 中国民营企业 是厄运不断,前段时间是河北 孙大午 被抓,而这几天,名列“中国民企500强”的湖北 襄大集团 ,又传出了董事长 张德武 已经被刑拘一年多的消息。张德武的女儿在无奈之下,现在表示要把公司无偿捐给政府,也不知道送给中共的这份大礼,能不能救下襄大的董事长。
这儿有个大致的数据,在过去15年里,有至少27位中国亿万富翁被抓捕,而在过去20年里,至少有上百名有影响的 中国民营企业 家落马。至于胡润的中国“百富榜”,民间也早就叫做“杀猪榜”了。
我们今天就来谈谈,中国民营企业家们为什么频频出事?中共称民营企业家是“自己人”,那么事实真是这样吗?中国民营企业的前景又将如何?
我们先来看看这个襄大集团,公开资料显示,位于湖北襄阳的襄大集团2001年成立,目前的资产达到76亿元,员工有七千多人,业务范围横跨农牧业、建筑工程、物流业等,连续多年入选湖北省百强企业,全国民营企业500强。
6月1日的时候,微博账号“襄大集团案”发帖说,湖北十堰竹溪县公安局非法冻结襄大集团1.54亿生产经营资金,企业已经无法周转,还提到公司的总经理张国祥也在6月1日被竹溪县公安局拘留。
同时,网上传出了一份“襄大集团”求接管的公开信,信是集团董事长 张德武 的女儿张建航写给湖北省长王忠林、省委书记应勇等领导层的。信中提到,襄大集团董事长张德武已经被刑事侦察19个月,办案人员违法暴力强迫取证、威胁员工、违法扣押一亿多的生产资金等等。
张建航在信中说,自己本来是加州大学在读博士,被迫临时回国帮助父亲稳定公司,但是也被警方扣上了挪用资金的帽子,而且警方还告诉她,只要她在管企业,就可以找到罪名把她弄进去。
张建航还在信的结尾说,中国民营企业家实在太苦太难,坚持不下去了。请求将襄大资产全部无偿捐给政府,请政府立即全面接管。
这封公开信一发出,有网友说,这样的中国民二代,背景已经算是强悍了,也仍然只能眼睁睁看着父辈一手创立的企业一夜垮掉。
目前,张德武之外的14名被告人,已经在去年12月被当地检察院起诉,8项指控的罪名中,包括了涉嫌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、强迫交易、聚众冲击国家机关、寻衅滋事等等。
这些罪名从何而来呢?从目前传出的消息来看,2014年的时候,湖北襄阳一家国企化工厂破产,当时有将近二千名职工失业。在襄阳市政府请求下,张德武接盘了化工厂。这之后,襄大集团累计向这家国企输血七亿多元,把企业盘活。但是在2016年时,因为化工厂原有债务问题,企业基本账户被法院冻结,员工的福利没法按时发放,结果在当年9月,化工厂职工跑到了襄阳中级法院门前请愿。
据说,就是这件事,成了襄大集团高管被抓捕的导火索。到了2019年11月,张德武和公司多名高管被指控“涉黑”,以涉嫌“聚众冲击国家机关”的罪名逮捕。
我们看到,襄大集团前后身份的转变,反差非常大,在2019年之前,襄大集团还一直是湖北省知名企业,也是湖北省生猪养殖量排名第一的农牧企业,而且当地政府还连续14年把襄大写入了政府工作报告中,但是,现在,襄大集团的高管们突然就因为涉黑被抓了,前后对比,让人大跌眼镜。
再来看一下,前段时间的大午集团管理层被抓的事儿,这个大午集团和襄大集团,两个案子看上去有不少相似的地方。张德武和大午集团的老板 孙大午 一样,都是出身农村,靠养殖业起家。而且两个案子中,起诉的罪名也有多项重合。
现年67岁的孙大午,从养鸡养猪起家,三十多年的时间里,发展成为一家省级龙头企业,集团员工有近万人,固定资产20亿元,年产值超过30亿元。孙大午在民间的口碑极好,被称为良心企业家。
去年11月,当地公安抓捕了孙大午和他的妻儿,包括儿媳,还有集团29名管理人员,随后政府多个工作组进驻公司,同时,公司财产几乎全部被冻结。中共对孙大午的八项指控中,包括寻衅滋事、聚众冲击国家机关、妨害公务、非法占用农用地等等。
孙大午被抓捕的导火索又是什么呢?据说,是因为大午集团和徐水国营农场的用地冲突。
从六十年代起,徐水区国营农场圈占了郎五庄740亩土地,后来扩大到两千多亩。但六十多年来,当地村民没有任何收益,于是希望收回土地,由大午集团营运。在去年的6月份和8月份,因为土地确认问题,大午集团员工和徐水国营农场人员两次发生冲突,保定市徐水区公安介入,并和大午集团员工发生了肢体冲突,之后,大午集团员工到区公安局门口和平表达诉求,但是有数十人被抓。
几天前,在孙大午案的庭前会议上,孙大午当庭痛哭,表示愿意为集团和员工承担一切罪责,还提到在监视居住期间遭受了非人待遇,生不如死。
但是有观点认为,中共快审重判就是为了把大午集团“一网打尽”,孙大午一人顶罪的可能性微乎其微。也有内部人士在接受海外媒体采访时说,“目前起诉书里认定的犯罪事实都不成立,大部分都是大午集团在发展过程中遗留的历史问题”,而法院加快节奏推进审理,是为了在7月1日前结束二审。而律师也表示“大午案”面临快审重判,检察机关对孙大午大儿子的量刑建议是16年至20年,对孙大午二弟的量刑建议是11年至14年,而孙大午本人将面临量刑25年的风险。
在庭前会议上,孙大午还提到,自己在指定监视居住期间的生活生不如死,戴黑头套是常态,包括看病都要戴。3个月没有太阳,没有窗户,精神上的摧残已经到了极限。他表示,即使绝食也要改变强制措施要求去看守所。
其实,这不是孙大午首次被捕。在2003年,孙大午就因为涉嫌“非法集资”等罪名被抓,入狱了5个多月,最终被判刑3年缓期4年,罚款10万元,同时大午集团也被罚款30万元。而当时所谓的非法集资,其实是合法的民间借贷行为。
有了解孙大午案件的人说,孙大午被抓,表面上是土地纠纷,实际上是中共不能容忍孙大午敢言,因为孙大午也热衷公开发表对公共议题的见解,一些报导中还提到孙大午有些特立独行。比如去年10月,孙大午告诉自由亚洲电台,公有制是中共发明的,社会主义的经济基础理应是私有经济,但是实践上很难实现。
那么,中国的民营企业家为什么频频涉案被抓呢?
可能有人会说,一些民营企业家是“祸从口出”,就像任志强、孙大午这样的,太敢讲话了,明知道中共不喜欢听还要讲。可是,很多企业家并没有和中共对着干,甚至还充当了中共的白手套,下场也没有很好。
我们举些例子,比如,薄熙来2009年在重庆搞“打黑”运动,就是民营企业家被群体性迫害的典型例子。当时,很多顶级民营企业家被打成黑社会头子,资产被没收充公,有的甚至掉了脑袋。据说,当时被非法抓捕的有5万多人,被黑判的人数有一万七千多人。堪称中共五十年代“五反”运动的历史重演,让当代的中国民营企业家们不寒而栗。
再比如,明天系的肖建华、安邦集团的吴小辉和华信能源的叶简明等多个民营巨头因为“腐败”而被查,财产被接管或是没收。海航董事长王健在法国游玩时“自己摔死”,他持有的14.98%股份,全部“捐赠”给了海南省慈航公益基金会。
而阿里巴巴,在今年4月时刚被罚了182亿元人民币,原因是“违反《反垄断法》”。记得大约十年前,马云就说过“随时准备把支付宝献给国家”,这么地表忠心,似乎也没起多大作用,大家看到,马云从去年11月被官方“约谈”之后,至今行踪成谜。不过,马云还说过另外一句话,“中国企业家几乎没有一个是善终的”,似乎也是预见了今天的情形。
其实,在中共看来,民营企业家是有“原罪”的,因为私营经济被认为是一个应该被彻底清除的部分。早在1921年,中共建党的第一份《党纲》中就明确写着:“消灭资本家私有制,没收机器、土地、厂房和半成品等生产资料,归社会公有。”
所以,中共在建政之初,从1952年就通过“五反”和“公私合营”等运动,将民营企业的资产抢夺一空,很多走投无路的企业家被逼得自杀。当时的上海市长陈毅经常一边喝茶一边问“今天又有多少空降兵?”意思就是问今天又有多少资本家跳楼自杀。
就这样,对资本主义工商业的社会主义改造,到1956年底就基本完成了,从此,私营经济在中国彻底灭绝,直到1970年代末期,邓小平主导的经济改革开放政策,才使私有经济再次复苏,并且在1992年邓小平南巡之后才真正繁荣起来。而中国过去几十年高速发展,依靠的正是活跃的私营企业和经济的市场化。
而中国民企对中国经济的贡献,可以概括为“五六七八九”,什么意思呢?就是说,民营企业贡献中国五成以上税收、六成以上GDP、七成以上创新产能、八成以上城镇就业,以及九成以上的新增就业和企业数量。但是,民营企业却只占用了40%左右的信贷资源,而且在政府采购和市场准入等领域都面临着制度性歧视。
尽管如此,中共始终认为国有企业的生死存亡,关系到中共政权的生死存亡。所以,习近平一直强调,要加强而不是削弱国企,对国企不能进行市场化改革。所以,我们看到,中共这几年来又开始大讲“国进民退”,一些媒体也在宣传说,私营经济已经完成了实现经济发展的历史使命,应该逐渐退场了。
记得2018的时候,习近平还说过民营企业和民营企业家是“自己人”。但是,去年9月份,中共中央办公厅就要求,所有民营经济业者必须做“政治上的明白人”,“听党话、跟党走”,这显然又是对所谓的“自己人”并不放心。
我们可以看到,这几十年来,中共搞了多次财产再分配的闹剧,不过,目的还都是一个,那就是把别人的资产最终变成自己的私有财产。
策划:宇文铭 撰文:李松筠、蔚然、宇文铭 剪辑:曲歌 绘图:R1 监制:文静 财商天下 : http://bit.ly/3hvUfr7

详情

常德圣地水会有什么项目 Copyright © 2020

北京霄云一号公主 北京1000两小时靠谱吗 成都休闲娱乐会所 常德ktv哪家最开放 常德最便宜的鸡
成都会所 比心特殊暗号y300c400 成都足浴店 包过夜怎么玩不亏 昌平沙河附近女电话